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网络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

范小勤告别“小马云”身份:解除合同,回到农村仍不会简单加减法

来源: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2-20
摘要:江西省永丰县石马镇,那个长得像马云的孩子回来了。 2月19日,在地里干活的范家发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小儿子范小勤将回村里的小学继续读4年级,之前接范小勤去河北读书的“老板”刘长江在今年元旦前赶到石马镇,和他一起办理了转学手续,并且和范家发“

江西省永丰县石马镇,那个长得像马云的孩子回来了。

2月19日,在地里干活的范家发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小儿子范小勤将回村里的小学继续读4年级,之前接范小勤去河北读书的“老板”刘长江在今年元旦前赶到石马镇,和他一起办理了转学手续,并且和范家发“解除了合同”。

1月5日,12岁的范小勤由“保姆”王云辉送回石马镇严辉村。他的行李是一包衣服和一个书包,这是他在外3年多时间的全部“家当”。这次回到村里,他便不会再回石家庄了。王云辉没有多待,边说着“安全送回家了”“他身体很好啊”之类的话,边拍了段视频便走了。在过去3年多时间里,她是范小勤的“保姆”和“师姐”。

范家是村里最穷的人家之一。范家发年轻时被毒蛇咬了右腿,因为延误了治疗,右腿被截掉了。妻子是智力残疾,年轻时右眼被牛角戳瞎了。家里有两个儿子范小勤和范小勇。家里家外的活计都由范家发操持,他的能干在村里出了名。

范小勤和哥哥是村民眼里“又皮又脏”的孩子。村里人把干干净净的旧衣服送给范家,几天后便脏得看不出颜色。走在路上的兄弟俩看见老鼠会追上去,抓到瓶子里当玩具;他们最喜欢爬家门口的两根竹竿,玩累了睡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经常湿漉漉的。村里的幼儿园拒绝接收兄弟俩。

2016年11月,8岁的范小勤因长得像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而在网络上备受追捧。做代言、搞直播、拍电影的邀约不断,他家那只有一个灯泡照明的毛坯房一度成为网友打卡的“景点”。

2017年秋天,范家发让河北的“老板”刘长江带走了儿子。此后,范小勤变成了“小马总”。他在社交平台的生活很热闹:参加电视节目、时装走秀,上下学有汽车接送,身边有“阿狸保姆”照顾,生日4月30日的他人生头一次过生日,日期被定在了5月20日,长条餐桌旁坐满了大人,视频配字“阿里巴巴太子爷的生日晚会”。

而今,发布这些视频的社交平台账号清空了全部内容,范小勤作为“小马总”的生活片段无迹可寻。

在石家庄的学校,学校保安看到过,范小勤曾在上课时间独自在校园里溜达,班上同学记得他很少参加考试,偶尔参加一次,也只是在试卷上画圈圈。2020年11月28日,该学校出具的一份说明显示,范小勤从2019年12月18日起,“就隔三差五地请假,没有参加期末考试”。2020年,他有近两个学期没有出现在课堂上。

范家发对儿子的了解比不上视频平台的网友。儿子到了河北,他几乎不会主动给对方打电话。“保姆”王云辉会在“有事的时候”联系他。范家发只知道,在离家1500公里的石家庄,范小勤有书读,有干净的衣服穿,不像在家里只知道到处野,“放学后能有人管”。

国庆节假期,老板会派人接他去探望儿子一次。寒假,范小勤也会回家待上10天。“老板也说,如果范家发不去(探望),每年多给2000元。”范家发拒绝了,家里三亩水稻年收入6000多元,他宁可少要一亩水稻的钱,也要见儿子。去年因为疫情原因,范家发没被接去石家庄。

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范家发说自己和刘长江没有书面约定,也没有签合同。对方口头允诺他,自己将带范小勤到河北石家庄的一所学校读书,好好培养。“如果他读书好,考大学,如果没有考上,就安排进老板的公司做事。”范家发说。

范小勤被带到河北后,范家发每年会收到老板打来的“万八千块钱的生活费”。刘长江帮范家发装修了两层楼,贴瓷砖、装坐便器,添置新家具和门。

范家发被带到南昌签字,成为2019年1月注册的江西小马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20年,占股2.8%的范家发从该公司分红3000元。

他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当时老板说,“你成了‘法人’,以后村里人不会看不起你。”直到去年12月,村干部到他家给他讲清楚法人的责任,他有点着急了,“我也不懂,也没有管,公司赔了我也没有钱还。”

天眼查上的信息显示,成立于2018年10月的小马总(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在2020年6月发生股权变更,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总经理均由刘长江变为范家发,刘长江和王云辉也退出自然人股东,范小勤新增为自然人股东。

截至2月19日记者发稿前,读到小学三年级的范家发仍为上述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老板说合同已经解除了”。“他不是说我什么都不是了,什么都解除了吗?”得知自己仍为法定代表人时,范家发反复说,“他跟我说的,我小勤不在那读书了,这件事情就解除了。”

据范家发介绍,除了“解除合同”,刘长江表示公司将继续承担范小勤读书的费用,但之前每年一万块左右的生活费没有了。

范家发坦言,“读小学花不了多少钱的,一年几百块”。村支书黄国兴曾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介绍,“义务教育不花钱,还补贴。读小学的一年补贴500元,初中625元。”据江西省学生资助政策(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学生免学杂费免教科书,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获得生活补助,非寄宿生小学每生每年500元,初中每生每年625元。

范小勤对“钱”的数额没有概念,尽管他以“长得像中国最有钱的人”而走红。如今回到石马镇后,依然有媒体和网络主播继续扑向这个距离县城60多公里、两个多小时车程的山脚下的村子,声称“要带网友看看‘小马云’现在怎样了”。

镜头前,有人拿出一张100元的纸币问他,“这是多少(面额)?”范小勤手指在红色纸币上划过,“是两个鸭蛋。”

范家发开始承认,儿子可能没那么聪明。读到四年级,他还不会简单的加减法。范小勤的身高身材瘦小,和4年前“走红时”相差不大。曾经的“保姆”王云辉在网上发出一张12月19日范小勤在河北省一家医院的就诊证明,上面显示,临床诊断他可能患有矮小症。

范家发也收到了王云辉发来的这张证明,但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2020年12月底,“老板”刘长江来到石马镇。范家发回忆,老板说小勤以后就在老家读书,不回石家庄了。原因是媒体到范小勤就读的石家庄南栗小学采访,学校担心教学秩序受到影响,建议其转回老家读书。据石家庄一相关工作人员透露,范小勤的学籍尚未转走。

为此,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致电石家庄南栗小学教育主任赵云霄,对方以“学校有规定,不接受线上采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提到接下来的日子,范家发陷入焦虑。他数月前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尽管儿子有近10个月没有上学,但自己还是没想把儿子接回农村。他只想把眼前的日子过好,让家人吃饱饭,儿子有书读,最好有人管。

而现在,生活又回到了从前。照顾孩子、做饭会挤占他去地里干活的时间,这个只有一条腿的男人觉得分身乏术。范小勤被诊断出来的病症,他还顾不上带儿子去诊治,他也担心家里负担不起医药费。

范小勤又回到了“走红”前那个“又皮又脏”的孩子,穿着沾着油渍的衣服在村里到处跑。隔三差五有陌生人来范家探访,当地村民也见到过“架着很多摄像机来的一大波人”。范小勤会邀请对方来自己家里吃饭,午饭是青菜和粥。来访的人带他去挑选礼物,大多时候,他会每样选两份,一份给哥哥范小勇。

“开心,小勤当然开心。”范家发的语气里有些无奈。只有被来访的人“抓住”时,范小勤要一遍遍重复在石家庄学会的句子,“大家好,我是小马云,我爱你们。”

相关推荐

13岁小马云被榨干后遭抛弃:见人就要钱 2+2都不会算

相信很多人,都对“小马云”不陌生,虽然不一定看过他的网红演出,但他的经历,堪称未成年网红的悲剧典型,在网上被人讨论过不少。

几个月前,有消息传出,小马云已经失学、失联,情况堪忧,还被不少网友担忧了一阵子。

而现在,小马云的行踪,终于尘埃落定:他终于回到老家,起码不用担心人身安全的问题了。

然而,他的真实状态还是令不少人大跌眼镜:外形脏乱、身材发胖、身高却自8岁开始就再也没怎么长过。

更糟糕的是,人们发现他的腿上有很多针眼,怀疑他被注射抑制生长的激素。

并且,不知是何原因,他的智力非常堪忧,连2+2等于几也不会算,语言能力也仅限于“阿里巴巴”、“马云爸爸”之类的口号,其他的话几乎不会说。

据称,现在的小马云,一看到有人拍摄,就对着镜头微笑、飞吻,一脸老成地和人打招呼,然后就管拍摄者要钱。

除此之外,他什么能力都没有,要知道,他今年已经快14岁,同龄人已经读初中了。

在小马云还当红的时候,我就曾查阅过他的一些影像资料,当时也觉得,小马云身上的“调教”感很重,一言一行,明显都是按照别人给他的模板做出来的,而且非常生硬,说句不好听的,给人感觉就是“这个小孩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但我万万没想到,真实的他居然是这个样子,这已超出了常规标准的鲁钝,而是明显的不正常了。

如果说5年前,年仅8岁的范小勤(小马云的真名),是一个智力完全正常的小孩子的话,那么他现在的处境,就和他所在的网红公司脱不开干系。

或许是因为激素,或许是因为没有将他送到学校接受教育,或者是网红公司的恶臭“调教”手段,令人失去正常心智,总之,小马云的处境,无异于旧时代人贩子把孩子拐走或骗走,然后打断手脚,让他们在街边卖艺。

最惨的是,现在随着马云跌下神坛,小马云也不再受欢迎,几年前还有保姆专门照顾、每天穿梭于城市灯红酒绿的他,现在被网红公司弃如敝履,重新回到农村老家。

只要认真思考一下,就能明白他的前景会有多糟糕:智力受损、发育停滞、没读过书、经济困顿,还要承受从(虚假的)天堂一下子跌回地狱的心理落差。

而他的家人呢?5年来几乎没联系过,恐怕连亲情都淡漠了,如今小马云回家,家人恐怕不是感到高兴,而是抱怨摇钱树不灵了。

而小马云长大之后,又会对那些曾经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毁掉自己一生的家人,有怎样的感情呢?

2

小马云的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就在于,他本有一个可以真正改变命运的机会的。

2015年,江西某农村的一名男童范小勤,因为长相酷似马云,被同村的人拍下照片,发上网络,从此开启了他疯狂爆红的魔幻经历。

2015年,正是马云风头最旺、口碑最好的时候,甚至连义乌的年货批发市场,都有卖马云头像的财神爷,被程序员们疯狂抢购。

范小勤的出现,可谓正中天时,没过多久,他就被人昵称为“小马云”,成为了一名现象级网红。

范小勤家境非常差,父亲患有残疾,只有一条腿,平时靠捡点山货为生;母亲患有小儿麻痹症,后来又意外瞎掉了一只眼睛;奶奶患有老年痴呆,一家人常年吃低保,范小勤和他的哥哥,自出生起就没有读过一天书。

在小马云走红之后,摆在一家人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读书,或者当网红。

当时,范小勤酷似马云但家境贫寒的消息,传到了马云本人耳中,马云作出承诺:会承担小马云的上学费用,直到他大学毕业,要是想读研读博,也没问题。

但是,面对网络上太多突如其来的名利,以及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就突然被一大群人围着送钱、带着逛城市、吃大餐、坐飞机的诱惑,他们选择了将范小勤送到网红公司。

而且这个“送”,是真的连监护权也交出去的那种“送”。

这也不难想象,一个开网红公司的老油条资本团队,面对一个家境困难、见识不多、稍微有所改善,就能感到无比满足的家庭,简直是降维打击。

公司老板给了范家一些蝇头小利,又对他们画了好大一饼,说会将范小勤送到名校读书、让他吃好住好云云,就得到了范小勤父亲的绝对信任,欢天喜地地将孩子交给了对方。

直到后来接受采访,范小勤父亲依然面带微笑,觉得是老板帮了自己家忙。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小马云的故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当红的时候,他被安排得明明白白,走秀、出席酒局、美女服侍,大家都在感叹,这孩子变得越来越世故油腻了,不是什么好事。

但直到现在我们才知道,小马云从头到尾都是公司的傀儡,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工具人,不但没有自主意识,就连人身安全都被控制着,显然,哪怕他再红,都不可能得到什么实际利益,最多三餐不饿,人前光鲜而已。

虽说范家情况实在特殊,当时作出这样的选择,也情有可原,但也的确是遗憾,只要他的父母当时的眼光哪怕长远那么一点,范小勤现在的人生,也不至于那么崩坏。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网红”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在孩子的世界里,一旦成为网红,就相当于贱卖了人生,为人父母者,哪怕诱惑再大,也必须三思。

3

我们都知道,童工是犯法的,但孩子能不能当明星,能不能当网红?答案众说纷纭。

就我个人看来,要是孩子真的有天赋、有机遇,当明星未尝不可,但也要警惕所谓的童星光环,不要过度沉迷成人世界的名利,而是及时抽身,做一个孩子应该做的事,好好玩耍和读书,再谈人生理想。

每个国家,每个时代,从童星成为大明星的寥寥无几,更多的是长大后就泯然众人,甚至连众人都不如的,书没读好,只能啃小时候的红利,当童星的代价,可想而知。

而孩子当网红,就更是下策中的下策了,童星好歹还有正规的公司运作,网红啥都没有,什么流量高,就干什么,很多时候在违法犯罪的边缘来回试探。

而孩子本身,恰好就是最脆弱、最缺乏自我意识的,很多时候,只能任人摆布,连自己做的行为是什么性质的都不知道。

当然,这样的道理,孩子父母不一定是不知道,很多时候,故意把孩子推入“网红”的火坑,还要用力煽上大风的,就是孩子的父母。

前段时间,在某社交APP上,人们发现了很多涉及儿童软色情的表情包和照片。

发布这些内容的,往往是儿童的父母,他们会以自己孩子的名义开通账号,再发上各种“生活分享”的照片,但会故意添加一些暧昧的文字,意思不言而喻。

甚至有父母会专门为孩子“接单”,客户付款,寄他们想要给孩子穿的衣服,父母就会按照要求给孩子穿衣服、拍照。

本应该为孩子保驾护航的父母,居然成了为虎作伥的定时炸弹,孩子身上具体会发生什么,真的不敢想象。

表情包和定制照片的主体,通常都是非常小、没有任何自主意识的孩子。

而孩子如果大一点,父母们也同样有作妖的方法,通常就是拍孩子跳舞的视频,再配上猥琐文字。

比如一个大约11、12岁的小网红账号上,置顶的视频,就是孩子穿着性感跳舞服,然后配文字“衣服差点跳掉了”。

虽说现在的孩子早熟,但这种程度的暗示性操作,这运镜和刻意的服装、场景处理,不可能是一个孩子能做到的,除了孩子的父母之外,我暂时想不出嫌疑更大的始作俑者。

评论区是怎样的场景,我不说,大家也能想到了,各种“三年起步”

孩子的辨别是非能力都是比较弱的,很多时候,他们只是按照大人给的模板去做,觉得“很酷”,因此神仙染缸而不自知。

但等他们长大了之后呢?

从青少年到成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记忆肯定是有的,账号、评论也是在的,到时候,这些孩子又应该如何自处?

想赚钱、想出名,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利用孩子来引流,对他们尚未完善的三观进行洗脑,甚至打擦边球,那就是真真恶臭。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编辑:鲁友社区小编
-->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5-2017 鲁友社区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鲁友社区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