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网络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网络 军事

爷爷是有名的风水师!我天生缺阴,为了我,爷爷和它做了一个交易

来源:未知 作者:26uuu,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19
摘要:我们吴家虽然不是什么显赫的玄学世家,但是从我爷爷往上,祖上十三代都是风水师。只是我们这个家族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姓氏总是改来改去的。比如家谱上就写着,宋朝的时候,我们姓慕容,到了明朝时,我们就姓沐了。姓了两百多年的沐之后,到了清朝,我们又改

  我们吴家虽然不是什么显赫的玄学世家,但是从我爷爷往上,祖上十三代都是风水师。只是我们这个家族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姓氏总是改来改去的。比如家谱上就写着,宋朝的时候,我们姓慕容,到了明朝时,我们就姓沐了。姓了两百多年的沐之后,到了清朝,我们又改成了吴姓。

  我爷爷叫吴念生,是吴家的第十四代传人,四十年前,他是江湖上最有名的卦师,人称梅花圣手吴四爷。因为他精通梅花易数,给人断卦从来分毫不差,所以不止老百姓请他断卦,风水圈里的很多风水大师遇上难事,也会悄悄的赶来沧州南河镇,找我爷爷为他们断上一卦。

  正因为如此,爷爷在风水圈的地位很有意思,名气不大,却没有任何一个大师敢于轻视他。所有人见了我爷爷,不管年纪多大,身份多高,都得恭恭敬敬的尊称他一声四叔。

  爷爷十六岁出道,五十六岁封卦,四十年间,他一共给人起卦三千二百九十九次,没有一个落卦(不准,不应,不验)的。爷爷是一个传奇,在他的那个时代,他就是那些风水大师们的神。

  对风水师来说,五十六岁并不是该金盆洗手的年纪,爷爷做这一切,确实都是为了我。他说人一辈子能起的卦是有数的,他这辈子,能验三千三百卦,算完了这个数,他就不能再碰这些了。

  他要把这一卦留给我,留给他唯一的嫡孙。

  所以,我出生之后,他就果断的退出江湖了。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爸是长子,叫吴君玉,我二叔叫吴君怀,取自道德经七十章——知我者希,则我者贵,君子被褐而怀玉。我的名字叫吴峥,也是爷爷给取的,他说峥者高俊,出世绝尘,说这个孩子命格清奇,有仙府之缘,道家随缘而动,与世无争,就叫他吴峥吧。

  我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爷爷退出江湖之后,把大部分的心思都倾注到了我的身上。我小时候体弱多病,三天两头的发烧,拉肚子,我爸妈经常半夜带我去医院。断奶之后,爷爷就把我抱到了老宅里,亲自照顾我。

  说来也怪了,自从跟爷爷一起住之后,我再也没生过病。

  我的童年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我不爱跟人说话,总喜欢一个人躲清净。不上学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爬到房顶上,默默的看着天上的白云或者繁星,浑然忘我,一坐就是四五个钟头。

  我妈怕我摔着,几次跟爷爷反应这个事。

  爷爷不以为意,他告诉我妈,“这孩子聪慧,你们不懂,别管了。”

  妈妈不放心,又去跟我爸爸说,强烈的要求把我从爷爷身边要回去,她要亲自带我。

  我爸也有这个念头,几次鼓足勇气想和爷爷说,但是每次话到嘴边了,生生的又咽回去了。没办法,别说他从小懂事,从来不敢忤逆爷爷了,就是我二叔那驴一样的脾气,一见了我爷爷,顿时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的。

  这是吴家的家风,儿子在父亲面前,还不如个孙子有尊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慢慢的长大了。

  我十一岁那年,爷爷六十七岁了,那年中秋节过后,爷爷开始教我吴家的风水术数。我先学的是风水,学得很快,我爸和我二叔学了二十多年都没学明白的东西,我只用了半年左右就全部学会了。之后爷爷又教我算卦,教我符咒,教我内功,教我练武术。

  学习的东西越来越多,每天都很辛苦,我一边上学,一边钻研我们吴家的秘术,那段日子,特别的充实。

  三年后,我十四岁,上初中了,爷爷也七十岁了。

  过完他七十大寿之后,爷爷的身体突然就不行了,一连几天,吐血不止,不久就去世了。

  弥留之际,他把我爸,我二叔和我叫到身边,让女眷们回避之后,交待了三件后事。

  第一,老宅和县城的新房子留给我爸。

  第二,他的所有存款,除了给我十万之外,其余的都给二叔。

  第三,他在京城还有一套房子,留给我。

  他说他走了之后,就让我去京城,从此以后,一个人住那。他告诉我爸和我二叔,谁也不许给我钱花,同时也不许我出去打工,找工作。反正除了那十万块钱之外,我决不能再碰吴家的一分钱!

  我爸和我二叔很吃惊,他们说我还是个孩子,这么做......

  爷爷摆了摆手,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我爸和二叔互相看了看,接着都看向了我,目光里满是心疼。

  我不明白爷爷这么安排的用意,也不懂得爸爸和二叔那眼神中的深意,那时的我,只顾着伤心了。

  交代完之后,爷爷让我爸和二叔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我们祖孙俩了,他从褥子下拿出一本用红布包裹着的书,颤颤巍巍的递给我,“打开。”

  我擦了擦眼泪,接过来打开红布,里面是一本线装古书,上面写着这么几个字——洞玄天机府秘传十二金光剑诀。

  我茫然的看着爷爷,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是吴家的命......”爷爷凝视着我,“吴峥,你把它撕开。”

  我一愣,“撕......撕开?”

  “对!撕开!”爷爷的声音,坚定而果决。

  我不敢不听爷爷的话,颤抖着翻开那本书,心里直哆嗦,不由得又看向了爷爷。

  “撕开!快!”爷爷一皱眉。

  我克制住内心的颤抖,深吸一口气,一把将书撕开了,分成了两部分。

  其中有一页没撕好,扯开了,两部分各占了半边。

  爷爷笑了,松了口气。

  我却哭了,紧张的哭了。

  “傻小子,哭什么呀”,爷爷强打精神,指挥我,“把红布也撕开,把它们包好。”

  我含着眼泪,撕开红布,将两本残书重新包上,双手捧着递给爷爷。

  爷爷没有接,他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个红布包,如释重负的一笑,“你把它们带去京城,几年后,会有林家后人去找你,到时候,你随便选一本交给林家的人。你要记住,这书上的密法是我们吴家的命,爷爷从来没教过你。在林家人找到你之前,你绝对不可以学上面的秘术,知道吗?”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却没往深处想。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编辑:鲁友社区小编
-->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5-2017 鲁友社区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鲁友社区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