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健康

时局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紧急救援!空难后那些肝肠寸断的家人

来源: 作者:作者:陈文韬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4-18
摘要:尹平说,对于家属的这种抗拒,心理救援不可以强行打破他的节奏,心理救援者要有耐心,等到他需要的时候再给予援助。尹平在路上了解到,遇难者家属们被安置在12家酒店,心理救援工作需要在每家酒店都驻扎专门的队伍,50个人肯定不够。

  专访“3·21”东航航空器飞行事故心理救援专家组组长尹平——

  紧急救援!空难后那些肝肠寸断的家人

  关山难越,天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皆为有心之士。搜山林而不见,化泥土回故里。亲友暝色赴春愁,归渡在梧州。

  ——尹平4月1日作于梧州

  “这是我从业以来压力最大的一次心理救援。”4月7日,“3·21”东航航空器飞行事故心理救援专家组组长尹平在中青报“温暖一平方”直播间接受了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的专访。

  4月1日早晨,广西梧州依然下着小雨,四处云雾弥漫。尹平结束了自己在当地的工作,离开梧州前,他发了条朋友圈:“桂江和西江在此处汇成一处,缓缓地朝着南方的大海流去,仿佛陪伴着132位他乡遇难的亡灵,在回归自己家乡故里。”

  11天的救援时长是尹平没有想到的。3月21日,空难发生两个小时后,正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心理科出门诊的尹平接到了救援任务的委派电话,通知他前往梧州开展3-5天的心理救援工作——这也符合尹平近20年心理危机干预经验的认知。59岁的尹平有糖尿病,为了有备无患,他出发时带了7天的药。

  晚上7点,他从广州出发,3个小时后到达梧州。

  当家属抗拒心理援助时,不能打破他的抗拒

  “空难本身对亲人们的创击力就很大。”尹平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有的人着急,有的人愤怒,有的人悲伤哭泣,有的人沉默寡言,陷在情绪里出不来。每个人面对伤痛的情绪反应节奏是不一样的,但是每种节奏对当事人来说是自然的,也是必需的,“心理救援需要尊重他们的节奏”。

  尹平在梧州的心理救援工作中曾遇到一对父子。小儿子遇难,大儿子陪着父亲来到梧州。两个儿子都已结婚并和父母住在一起,各自养育了两个孩子。其中,小儿子的孩子更小一些,一个3岁,刚上幼儿园,另一个只有1岁。

  在安置家属的酒店里,面对心理救援人员,这位父亲哭得很厉害,但是大儿子几乎不哭,一直都不愿意讲话,闷头抽烟。尹平说,对于家属的这种抗拒,心理救援不可以强行打破他的节奏,心理救援者要有耐心,等到他需要的时候再给予援助。尹平分析道,大儿子需要照顾父亲的情绪,还要独自承担起整个家庭的责任,“他太紧了,压力太大了,没法表达”。

  后来,大儿子在心理救援人员的陪同下去了坠机现场,情绪就彻底失控了,跪在泥地里开始嚎啕痛哭,汗水、泪水混杂在一起。工作人员想给他擦下汗,被他推开。尹平说,这个时候不应该搀扶或用语言安慰他,让他尽情地哭就是最好的陪伴和安慰。

  带泥土回家,让家人和逝去的亲人建立心理链接

  空难发生6天后,最终确认航班上所有人员全部遇难。尹平表示,空难发生的早期,家属获得的信息是,他们的家人既没有遇难,也没有被找到。

  那个时候,家属们的心态基本就是“我要见到我的家人,我要把他们找回来”,将心比心,这是人之常情。而且,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即使是确认遇难了,家属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最早从心理上也是否定的。

  尹平知道,132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定格在了那一天,让亡灵在梧州“归渡”,就是在安抚亲人们悲痛的内心。

  救援工作刚开始两天,并未让家属去坠机现场。因为早期现场很混乱,山路不便,场面也比较惨烈。“但是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家属来到梧州后一定是非常想去现场的。”尹平说,心理救援工作需要从家属需求角度出发,如果那个时候只是告诉家属“我们在积极搜救,你们不要着急,不要哭”,基本一点用都没有,还可能让家属愤怒。

  事实上,当时已经有家属通过当地村民带领前往现场,并且自发地带了一些泥土回去。尹平把家属们的情况反映给上级领导,并且建议应该从政府层面,设置一个祭台,并准备一些瓦罐装土,如果家属愿意带一些土回来就带回来。“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说,通过带泥土回家,可以让家人和逝去的亲人之间有一个很好的心理链接,以抚慰心灵的悲伤。”

  尹平的建议被采纳了。祭台的设置让家属们的情绪有了宣泄的出口,他们在那里把自己内心巨大的痛苦都哭喊了出来:“孩子你在哪里啊”“我一定要找到你”……

  尹平在现场看到一名年轻的女性,抱着装好泥土的瓦罐站在那里不动,对着瓦罐自言自语。“那个瓦罐里从某种角度说就是装着她亲人的生命。她在那里自言自语了好半天,才抱着瓦罐慢慢地、稳稳地往回走,情绪和来时相比,平稳了很多”。

  祭台设置后,有的家属天天都会来祭台。在遇难的消息没公布之前,他们想亲自来现场看看是否会有奇迹发生。

  3月27日,“头七”那天,坠机现场举办了大型哀悼仪式。家属都来了,他们已经开始接受家人遇难的现实,哭诉的话变成了“我带你回家”“我来看你了”。

  心理危机干预是一项需要长期进行的工作

  尹平从2003年的“非典”时期就做心理危机干预,后来的汶川地震、武汉疫情他都参与其中。尹平回忆说,“非典”心理救援对他来说就是一场“遭遇战”,事先没有任何专业技能的准备,完全靠着心理人员的职责和使命投入战斗。之后深感专业化帮助的重要性,“非典”后的第二年他就参加了心理危机干预的专业培训,掌握了心理救援的专业工具,这为日后的救援工作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汶川地震是我国从国家层面启动重大灾难心理救援工作的开始,而在这之前,心理危机干预只是业内人士知道的事。经过10多年的发展,尹平觉得这次空难救援中,国家、社会对心理救援工作的重视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3月21日,尹平从广州出发的同时,广西也召集了约50人的心理救援队向梧州集结。尹平在路上了解到,遇难者家属们被安置在12家酒店,心理救援工作需要在每家酒店都驻扎专门的队伍,50个人肯定不够。

  3月22日上午8点半,广西当地召开救援工作的相关会议。尹平作为心理救援专家组组长,在会上明确表示,需要马上增派人手。尹平提出,心理救援队需要两人一组对每位遇难者的家庭提供“一对一”援助服务,132位遇难者背后可能会有100个家庭。

  相关负责人听到尹平的建议后,马上协调更多的心理救援人员。第二天,第二批40多人抵达梧州,共同组成了94人的心理救援队伍。尹平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队伍之所以可以集结得这么迅速,是因为武汉疫情之后,国家卫健委要求在每个省(区、市)建立心理危机干预队伍,并拨专项经费扶持。

  尹平介绍,广东省的21个地级市均有心理危机干预队伍,并且每年都会进行培训。心理危机干预是一项需要长期进行的事情,绝非11天就可以结束。国家级专家撤离后,广西本地的心理救援队还在当地一线开展心理援助工作,尤其是在清明节期间,承担了对前来现场祭拜亲人的家属们的心理援助。当家属们从梧州回到各地后,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心理援助。各地这几年成立的心理危机干预队伍将在后续援助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2年04月18日 03 版

【编辑:陈文韬】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编辑:鲁友社区小编

Copyright © 2021 鲁友社区官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鲁友社区官网

电脑版 | 移动版 |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