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情感故事

旗下栏目: 情感故事 养生 美容整形 两性健康 儿童便秘

随手救下的老人,非得把孙女许给他,无奈隐姓埋名做了三年赘婿

来源:未知 作者:26uuu,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8-21
摘要:你知道女人需要什么吗?岳母笑着问林阳。 不知道。 我先去洗漱,你慢慢想吧! 过了一会儿... 林阳,我洗好了,给你去做滋补汤 浴室里传来岳母的声音。 最近妻子往返在东欧各大城市,拿着林阳的钱旅行购物,岳母的态度也与之前大相径庭。 想起自己之前的待遇,

  

 

  你知道女人需要什么吗?”岳母笑着问林阳。

  “不知道”。

  “我先去洗漱,你慢慢想吧!”

  过了一会儿...

  “林阳,我洗好了,给你去做滋补汤”

  浴室里传来岳母的声音。

  最近妻子往返在东欧各大城市,拿着林阳的钱旅行购物,岳母的态度也与之前大相径庭。

  想起自己之前的待遇,再看看如今的岳母,这其中的曲折,还要从不久前说起......

  第一章

  “苏颜,之前不是说好了只要二十万彩礼吗?为何又增加三十万?”

  看着已经换上了婚纱,美艳中带着丝丝媚态的苏颜,林阳脸色很难看。

  就在刚刚,准丈母娘说要多加三十万彩礼钱才能让他把人带走。

  门外偷听的岳母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推门而入。

  “林阳啊,不是阿姨故意为难你,我们这也是实在没办法,

  “你如果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你让我怎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你?”

  “阿姨,我现在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现在宾客都在等着了,您看能不能先把婚礼办了,回头我再把钱补上可以吗?

  “姓林的,你当我是傻子吗?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马上打电话筹到这三十万彩礼,要不然你们现在就分手”

  “否则你就只能做我家的上门女婿”,你若答应,今天就允许你们先把婚礼办了,岳母一脸冷笑的看着林阳道。

  虽然苏家老爷子做主的婚事,但是自己多要点彩礼不过分吧,否则这个林阳只能入赘苏家,想让自己女儿这么简单的嫁给他?门都没有。

  林阳脸色青红交加说不出话来,自己其实并不是没有能力拿出这三十万,只是想想母亲去世前的遗言,让林阳陷入无比艰难的境地。

  林阳一脸痛苦,想要甩手就走,可是想想母亲的遗言又不能这么做。

  林阳一边打扫房间一边回忆当初结婚时受到的羞辱。

  打开卧室的门,看着正在熟睡的苏颜,林阳心中顿时升起一个想法“自己不能亏”。

  “啊,你干嘛?”

  刺耳的尖叫惊醒了林阳,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就突然被用力的踹下了床。

  “谁允许你进我房间的!不是说了你不能进我的房间吗?听不懂了是不是?”

  “不是的老婆,是我喝多了走错房间了”林阳只好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谁是你老婆?你自己的身份还认不清吗?滚!给我滚出去!你个窝囊废!”

  林阳连滚带爬逃出房间。

  心里一阵懊悔,自己只是苏家的上门女婿,三年来忍气吞声,就连和苏颜也只是有名无实。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看着桌子上堆满的烟头,林阳决定等祭拜完母亲后就跟苏颜离婚

  “妈,三年之期到了,这三年里,我都按照您的遗言去做了,现在整个苏家乃至半个江城,没有谁不知道那从林家入赘过来的弃少就是个废物!”

  “妈,我知道,你之所以要我隐忍三年,是担心我会遭受家族人的迫害,你说过,我天赋异禀,将来必是人中龙凤,但出身不好,无权无势,争不过那些人,一旦展露出一些天赋,必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你逼我装成一个废物。”

  “可是……妈,您并不知道,您错了,大错特错,林家在我林阳的眼里,只是一群土鸡瓦狗!我林阳何惧一群土鸡瓦狗?”

  “林家抛弃了我,您也不希望我再回林家,我跟林家已经没有关系。今天来看您,是想告诉您,三年之期结束,我……林阳!不想再当废物了!”

  燕城南郊的无名陵园内,林阳跪坐在一个无名墓碑前,神情漠然的将手中黄纸放入火盆内。

  “妈,三年之期到了,这三年里,我都按照您的遗言去做了,现在整个苏家乃至半个江城,没有谁不知道那从林家入赘过来的弃少就是个废物!”

  “妈,我知道,你之所以要我隐忍三年,是担心我会遭受家族人的迫害,你说过,我天赋异禀,将来必是人中龙凤,但出身不好,无权无势,争不过那些人,一旦展露出一些天赋,必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你逼我装成一个废物。”

  “可是……妈,您并不知道,您错了,大错特错,林家在我林阳的眼里,只是一群土鸡瓦狗!我林阳何惧一群土鸡瓦狗?”

  “林家抛弃了我,您也不希望我再回林家,我跟林家已经没有关系。今天来看您,是想告诉您,三年之期结束,我……林阳!不想再当废物了!”

  “要是我三年前有现在的医术……”林阳暗暗捏紧了拳头,眼里尽是不甘。

  嘎吱!

  突然,一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在这无名陵园内响起。

  林阳抬头望向声源,夜色下两个身影正朝这边跑来。

  一老一少,老人穿着唐装,鸡皮鹤发,但腰腹有血,显然是负了伤。少为女孩,二十左右的样子,穿着身碎花连衣裙,身材窈窕,肌肤白皙,很是可爱。

  此刻的她正搀扶着老人狼狈的往前跑,水汪汪的秋眸尽布惧色。

  狼狈的二人发现火光旁的林阳,大喜过望。

  “这位大哥,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女孩眼角噙泪,带着哭腔道。

  “抱歉,我只是来扫墓的,帮不了你!”林阳淡道,旋而点上了三炷香,对着墓碑祭拜。

  “大哥,求求您了!”女孩急了。

  “安安……别折腾了,你快放手,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先走……爷爷来垫后!”老人嘴唇苍白,虚弱说道。

  因为失血过多,他连说话都喘气。

  “不可以爷爷,我绝不会抛弃你的!”女孩紧咬着银牙,坚定说道。

  “傻孩子啊!”老人长叹一声:“这样我们谁都跑不掉!”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编辑:鲁友社区小编
-->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5-2017 鲁友社区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鲁友社区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