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健康

情感故事

旗下栏目: 饮食健康 情感故事 养生 美容整形 两性健康 儿童便秘

在外工作的老公,半年才回来一次,每次我都既期待又害怕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4-16
摘要:杏花村虽然偏僻,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 王平高中一毕业就回老家了,父母前两年死了,留下了三间大瓦房,还有一屁股的债,所以除了在村小教书之外,还要干农活。 这天有些暗沉,估摸着是要下雨了,王平急匆匆的从学校回家,刚上完课,得在下雨之前把

  杏花村虽然偏僻,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

  王平高中一毕业就回老家了,父母前两年死了,留下了三间大瓦房,还有一屁股的债,所以除了在村小教书之外,还要干农活。

  这天有些暗沉,估摸着是要下雨了,王平急匆匆的从学校回家,刚上完课,得在下雨之前把地给锄了。

  回了家,找了好几圈,都没见着锄头,只能先借一把。

  隔壁有个王大麻子家,他现在在外地打工,就老婆在家,现在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在家带孩子。

  王平长得倒是挺清秀的,有点书卷气。

  总感觉这个香兰姐对自己有意思,好几次在门口的水井洗菜洗衣,都能看到她正在....

  王平总是偷偷的看着,他其实老想找个女人,只可惜家里穷,加上身子没那么壮,干活不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香兰姐,香兰姐,在屋么?”王平在门口叫喊了两声,见没人应,就走了进去。

  院子挺大的,王平一直朝里走去。

  香兰姐正抱着小孩喂奶,昏昏欲睡,孩子一口咬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王平。

  王平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心慌意乱的。

  “王平,你在这里做什么?”香兰醒来,就见隔壁的王平呆了一样盯着自己,她低头一看,明白了。

  “香,香兰姐...”王平结结巴巴,脸通红,居然被抓了个现行!

  香兰瞄了他一眼:“娃吃奶,我犯困,打了会儿盹,瞧你盯的模样,难不成...”

  “不是的,香兰姐,我,我是来借锄头的。”王平尴尬道。

  “锄头不就在门口那旮旯里搁着。”

  “我,我知道了,我先去了。”王平转身就跑,脑袋里还是那一片白。

  看到他这惊慌的模样,香兰笑起来,但随后叹了声,自己的苦,又有谁知道,死鬼老公半年也难得回来一次,自己一个女人家,晚上在家...

  来到自家的地,看着愈加阴沉的天,王平挖起来,下午还有节课得去学校里上了。

  挖了会儿,碰见了个硬东西,几锄头下去,还是没反应,这块地一直是荒着的,大石头很多,他抠干劲了周边,咬着牙把石头翻起来。

  这一翻不要紧,下面居然是个空空的洞。黑漆漆的,不知道弄了什么。

  他伸手下去摸了摸。

  探了探底,似乎碰到了些东西,又使了点劲儿,才一把抓住了。

  是个精致漂亮的小壶,黄铜有些变色,但那龙纹雕刻栩栩如生。

  “这肯定能换不少钱”王平自言自语,这些玩意可以当作古董卖,搞不好还能有个千八百的,自己日子就好过点了。

  一晃,这里面还有哗哗水声,这可奇怪了,盖子上还封着一层黑黑的东西。

  第2章

  王平使出吃奶得劲儿才拔开了这壶塞。

  “嘭”的一声,然后就酒香四溢,这平常不喝酒的王平都感觉喉咙一动,有点馋了。

  按理说,这酒是放不坏的,而且不会变质,也没谁会藏毒酒在这里,这口正好渴了,他就试探的一仰脖子,小来了一口。

  甘甜清澈,跟想象中的火辣完全不一样,味道极好。

  然后咕噜咕噜的,喝完了,把这壶一藏,继续干活儿。

  挖着挖着,这身上就有点儿发热了,开始以为是正常反应,但越来越热,皮肤也偏红了。

  随后脑袋一热,整个人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间,王平感觉到自己摆在了什么地方,然后就听到了几句什么死了之类的话,就没什么动静了。

  香兰有些可怜的看着王平,刚刚洗菜的时候,就见有人抬着王平回来了,说是倒在干活儿的地里,他们看到的时候,已经没点心跳,基本上已经死了,所以连村里的诊所都不用去了。

  这王平没个三亲六故的,挺可怜的娃,曾经也帮过香兰不少忙,愣头愣脑的,怪有意思,好几次她都故意逗他。

  这一死,就跟死了条狗没区别,顶多村里的人会唠叨几句,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还是叫两个人,帮他埋了,坟头烧点纸,这辈子就没了”香兰自言自语,眼睛却看着...

  “水,水...”王平忽然开口了,吓了香兰一跳,随后反应过来,他还活着!

  “等会儿!”香兰拿着一大碗水急冲冲的过来了,发现王平已经睁开了眼睛。

  “香兰姐...”他虚弱的喊了声,就大口大口的喝着,直接呛了几口。

  “慢慢喝,水多的是,你这是怎么回事?”香兰问道,脸有点红,刚刚自己自言自语那话,不会被他听到了吧。

  “刚刚干活的时候,挖到了壶酒,我口渴就喝了,结果这样了。”王平喝了水,感觉恢复了不少,坐起来了,身上全粘着泥巴,不过腿还暂时有些难用力。

  “挖到的东西你也敢喝!”

  “我帮你擦擦身子,去床上躺会儿。”香兰说道。

  然后香兰忙活起来,拿了大盆,提了水,扶着王平下了桌,然后把门关起来。

  “把衣服脱了,别不好意思了,姐我什么没见过?”香兰见王平扭扭捏捏,开口说道。

  要是以前,王平肯定特不好意思,但现在感觉胆子大了些,直接脱掉了上衣跟长裤,留着根裤衩。

  “来,过来,姐帮你擦擦。”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编辑:鲁友社区小编

Copyright © 2021 鲁友社区官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鲁友社区官网

电脑版 | 移动版 |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