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国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制鞋订单回流中国 一年出口多了860亿

来源: 作者:作者:左雨晴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2-19
摘要:中国制鞋产业的出口一改颓势,去年订单出现大幅反弹。 Wind数据显示,中国鞋靴、护腿和类似品及其零件的出口额自2014年达到562亿美元高峰后,开始震荡下行,至2020年已经缩水为381亿美元。直到2021年,这一数字增长为517亿美元,甚至超过了疫情前2019年的水

  中国制鞋产业的出口一改颓势,去年订单出现大幅反弹。

  Wind数据显示,中国鞋靴、护腿和类似品及其零件的出口额自2014年达到562亿美元高峰后,开始震荡下行,至2020年已经缩水为381亿美元。直到2021年,这一数字增长为517亿美元,甚至超过了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当年12月更是创下了近年来单月出口最高记录。

  这很大程度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球产业链条的重构。当疫情散去,这些增长的订单会再度流出中国吗?中国鞋服企业如何才能打造强有力的自有品牌?

  出口多了13亿双

  过去一年间,中国制鞋产业的订单多了十几亿双。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对外出口的鞋靴数量为87亿双,相较于2020年全年的74亿双大幅增加,但尚未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中国在2019年向全球出口了95亿双鞋子。

  出口数量一年多了13亿双,相应的出口金额也在增长。

  Wind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对外出口鞋靴、护腿和类似品及其零件的金额为517亿美元,同比上年的381亿美元增长35.7%,相较于疫情前2019年的477亿美元略有增长。

  换言之,2021年中国制鞋产业对外出口额多了136亿美元,若以当前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换算,约为860亿元人民币。

  虽然过去数年中所占比例有所降低,但美国仍然是中国鞋靴的第一大出口地。作为传统的出口目的地,2021年美国、欧盟、俄罗斯位列中国鞋靴、护腿和类似品及其零件出口的前三名,分别达到了121亿美元、86亿美元和24亿美元,相较于此前一年的增幅分别达到56.5%、33%、54.3%。对上述三个国家在2021年的出口额占中国整体出口额的比例分别为23.4%、16.8%和4.6%。

  南美洲的需求增长迅猛。

  在出口增速上,阿根廷、瑞士、智利增速最快,分别为92.5%、78.7%、64.2%,2021年出口额分别为0.63亿美元、1.06亿美元、7.33亿美元。在增长最快的三个市场,南美洲国家占据两席。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是唯一一个录得负增长的国家(地区),2021年进口额为3.19亿美元,相较于上年减少6.6%。

  中国制鞋产业出口订单的大幅反弹,部分源自需求端的恢复——欧美等发达国家经济的恢复,以及大发货币刺激了消费需求;部分源自供给端的调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些原本属于越南、印尼等东南亚地区的订单转移到中国。

  一家中小鞋类制品企业的外贸负责人张丽(化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切实感受到了东南亚订单的回流以及同期原材料价格的上涨。

  以越南为例,2021年春季之前,越南一直保持着自己疫情防控 “模范生”的头衔。自下半年以后,德尔塔毒株开始在越南蔓延,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疫情首先在工业园和经济重镇胡志明市暴发,工厂被迫停工,对越南国内和国际的产业链造成了冲击,很多订单从越南流失。例如,为了配合越南当地政府防疫要求,耐克前五大供应商之一的丰泰(9910.TW)旗下的多个工厂暂停营运。

  关停工厂、订单流失的情况下,越南鞋类出口额呈现断崖式下跌。Wind数据显示,2021年8月~10月,越南对外出口的鞋类金额分别为8.5亿美元、7亿美元、7.5亿美元。这样的出口水平与当年7月的17.5亿美元相比减少一半。

  短暂的回流?

  “中国的制度优势将疫情控制的很好,导致了鞋类产能的暂时性回归,但这一定是好事吗?不一定。”安永咨询服务合伙人周亮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鞋类产能的回归容易让国内的一些企业重新走上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老路”,对于产业升级不利。

  周亮认为,在疫情期间回流的鞋服产业订单,最终会在疫情结束后重新流出中国。具体而言,这取决于东南亚鞋类工厂的复工复产,以及后续产能的扩张情况。

  自2021年9月以来,越南的防疫政策从先前的“清零”转变为“与病毒共存”,如果存在员工确诊或间接接触者的情形,不再要求整个工厂停工停产。

  在今年1月举行的投资者调研中,耐克代工厂华利集团表示,目前该公司的越南工厂员工疫苗接种率较高,已开始接种第三针疫苗。从工厂每天统计的考勤情况来看,越南工厂的出勤率一直维持在正常水平,每日生产计划完成率较高。截至目前,客户的订单需求以及订单预告仍然旺盛,华利集团在越南北部的工厂运作正常,各厂区全力保障订单交付,所有的生产计划基本上按照既定目标进行。

  作为全球制鞋业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2年越南劳工成本仍可维持在低档位,因为疫情影响,招工难,工人的基本工资调薪幅度对劳工成本影响并不大。

  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和疫情的常态化,越南各地工厂的产能逐渐恢复。Wind数据显示,2021年11月、12月,越南鞋类出口的金额分别为13亿美元、18亿美元,已逐步接近正常水平。

与此同时,各大鞋类代工厂在东南亚扩张的步伐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停歇。

  “今年产能较去年增长比较大,未来考虑到客户订单的需求,公司仍会保持积极的产能扩张。未来几年,越南今年投产的3个新工厂将陆续达产,同时印尼工厂目前也在按计划建设中。缅甸工厂待当地局势稳定后加快建设。”华利集团对外透露,目前受疫情及供应链紧张情况的影响,该公司将在越南继续扩建和新建工厂,并准备通过购买土地新建厂房、租赁厂房、在原有厂房增加生产线、购买厂房等方式来提升产能。

  国货如何自强

  从业者对于出口“冷热”的感触最深。

  “客户主要分布在美国、澳洲、新西兰、日本等地。受疫情影响,一些客户所在的国家采取了封控举措,很多线下档口关闭,销量影响很大。”张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她表示虽然部分订单从东南亚转移到中国,但企业需要面临原材料涨价、海运费暴涨、限电、以及用工荒等问题。

  成本上升的同时,张丽却不敢对客户涨价,担心客户流失。

  张丽的鞋子一直走的是传统外贸渠道,并不直接面对消费者。“电商是未来的趋势,但没有找到切入点,未来还是希望能够找到懂电商的合作伙伴。”张丽尝试过做电商,由于缺乏专业运营人才,最终草草收场。

  张丽对于话语权的渴求,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中国广大中小鞋企心声。中国每年出口超过70亿双鞋子,但能够在国际市场打出品牌的企业寥寥无几。

  “中国品牌的优势,最基础的是我们的产品力非常强。可是在早期,我们看到有很多卖家都是通过低价或者是标准化的产品来打造爆款、赚快钱的方式。我觉得在未来,卖家要更加关注产品的创新,这也是其他国家跟我们比较起来不一样的地方,因为中国的制造和供应链能力是非常强的。”亚马逊全球副总裁戴竫斐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何根据对消费者需求的洞察,整合供应链能力,进而推出更多有竞争力的产品,这是跨境卖家需要持续打磨的核心技能。但目前,中国卖家的能量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因为能够直接触达消费者,跨境电商平台近年来日益受到政府和企业方重视。数年间, 国内出台了为数不少的政策以支持跨境电商发展。

  戴竫斐表示,国内的企业走向海外需要具备以下几个基础的条件:产品要有机会走到大量优质的消费者面前;企业要有品牌打造的工具和产品,例如品牌形象建立、品牌引流,甚至忠实客户的培育;品牌自身需要具备一些长期投入的决心以及更长远的目标,而不是仅仅关注短期销量。

  周亮认为,技术的进步有助于中国制造业平衡劳动力、税收等方面失去的优势。一些制鞋企业也已经开始通过数字化来实现降低成本和提升效益。

  以特步为例,该公司的数字化建设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十年前开始与SAP合作,以ERP为核心,将业务、财务进行一体化整合。第二阶段从2016年前后,开始与阿里云合作,由于当时线上线下系统是分裂的,存在很多信息孤岛,需要将运营中心、商品中心等做线上线下的打通,因此找一个中台来建设整个业务系统。第三个阶段是从2021年开始的,通过数字化实现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产品研发和市场策略。

  “中国很多规模化的生产制造已经全部数字化了,从工厂的每一个备件到生产周转,以及货品存放到仓库,产品情况都上了云。”亚马逊全球开店企业购亚太区卖家拓展负责人杨钧对记者表示,“我一直在跟进中国制造和供应链,知道大家有很多对生产成本、劳动力的担忧。但我每次参观完中国制造商,回来后都充满信心”。

  (本报记者揭书宜对此文亦有贡献)

【编辑:左雨晴】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编辑:鲁友社区小编

Copyright © 2021 鲁友社区官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鲁友社区官网

电脑版 | 移动版 | XML地图